<span id="vh1kk"></span>
    1. <track id="vh1kk"></track>
    2. <tbody id="vh1kk"><span id="vh1kk"></span></tbody>
      <track id="vh1kk"></track>

      人間萬象|洪金雕:一個人的千軍萬馬

      2023/08/08

      深圳新聞網2023年8月7日訊(記者 魏坤倫 張玲 張宇杰 實習生 李江婷 曹駿銘)華燈初上,夜色闌珊,夕陽斜映半截臺階。深圳大學教育學院負一層的黑匣子劇場,位于那片光影消失的盡頭。在孩子們的笑鬧聲中,推開那扇漆黑的門,仿佛踏入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空間。

      劇場內,青年演員洪金雕正在為木偶獨角話劇《千里走單騎》進行排練。聚光燈下,只見他孑然一身屹立臺中,手上套著的布袋木偶形象很是眼熟:臥蠶眉、丹鳳眼、五綹長須垂胸前,身披綠蟒袍,手執偃月刀,忽而聽得他口中一聲高呼“赤兔馬來”,把天地都叫喊得蒼涼。

      《千里走單騎》開場,洪金雕檢查表演要用的木偶和道具。(張玲 攝)

      泉州提線木偶的人物制作過程非常精細,圖為洪金雕為觀眾展示的人物頭部制作過程。(張玲 攝)

      關云長和他的赤兔馬。(張玲 攝)

      方寸戲臺,一人指揮千軍萬馬

      “一口道盡千古事,雙手舞弄萬千兵”指的就是木偶藝術。木偶戲在我國古代又稱“傀儡戲”,是以木偶為媒介,由藝人操作木偶表演故事的一種戲曲形式。

      洪金雕是深圳木偶藝術劇院傳統木偶劇傳承創作研發中心總監、非遺傳承人,有著二十多年木偶表演經驗,他的家鄉泉州正是提線木偶的發源地。傳統木偶戲分為提線木偶、布袋木偶、杖頭木偶以及鐵線木偶五種。本場演出洪金雕一人操作四類木偶(提線木偶、布袋木偶、杖頭木偶、皮影),共演出二十多個木偶形象。這也是本劇不同于其他獨角戲的最大看點:方寸戲臺間,一人就是千軍萬馬。

      這出《千里走單騎》,不只局限于關羽的故事,還巧妙地融合了洪金雕在鄉學藝、孤身離鄉從藝直至深圳傳藝的人生成長經歷。2023年3月,《千里走單騎》在鼓樓西劇場“獨角短劇競賽單元”斬獲第一名。

      洪金雕拿著的這個騎單車少年的提線木偶,就是依照他本人年輕時的形象打造的。(張玲 攝)

      洪金雕教深圳新聞網記者魏坤倫表演布袋木偶。(張玲 攝)

      一道光,點亮了騎著赤兔馬的關云長。(張玲 攝)

      《千里走單騎》部分段落還用到了皮影戲。(張玲 攝)

      在我心里,師傅就是父親

      鑼鼓響起,戲開了。十幾平方米的舞臺上,《祥獅獻瑞》《小沙彌》《猴趣》《鐘馗醉酒》《變臉》《千里走單騎》《書香中國》等經典劇目輪番登場,那些木偶在洪金雕的操縱下嫻熟地聳肩、拂袖、斟酒、變臉,動作一氣呵成、行云流水,擺動間仿若有了生命。

      木偶獨角話劇《千里走單騎》的主線脫胎于三國演義關羽“千里走單騎”回歸劉備麾下的歷史故事,關羽先后以提線木偶、布袋木偶兩種形態出場,劇目通過關羽義薄云天“桃園三結義”“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等英雄事跡以及一出出活靈活現的木偶戲,表達主人公的內心困境與個人成長,中穿插了洪金雕對過往歲月的回溯。

      其中,《小沙彌》劇目甚為經典,它演繹的是師傅將最心愛的提線木偶“小沙彌”傳承給洪金雕的片段。臺上,洪金雕望著師傅離去的背影久久佇立;臺下,觀眾看著他接手“小沙彌”獨自茫然無措的樣子潸然落淚。

      師徒情誼始終是整部《千里走單騎》的核心和引線。洪金雕師從提線木偶藝術家林文榮先生,他說,“在我心里,師傅就是父親?!?/p>

      2009年,機緣巧合,洪金雕拜師林文榮門下,整個暑假他就待在師傅家,吃穿用度都是師傅的。師傅每次演出也都會帶上洪金雕,他負責給師傅拎箱子,師傅在上面演,他在下面記,回來以后再復演給師傅看?!耙槐橛忠槐?,一日又一日,演不好可是要打手板的?!焙榻鸬裥χf,自己做了師傅后要溫柔得多。

      四周靜了下來,只有手中的木偶在演繹千古傳奇。(張玲 攝)

      深圳新聞網記者魏坤倫和洪金雕學習,如何用布袋戲演繹關云長過五關斬六將。(張玲 攝)

      洪金雕在深圳大學黑匣子劇場接受深圳新聞網記者魏坤倫采訪。(張玲 攝)

      在深圳種植屬于木偶戲的“非遺綠洲”

      洪金雕展示了一尊以自我形象設計的騎著單車、扎著長發的木偶,他說,“別看我現在胖了,18年前我可是這種時尚造型,那會我騎著自行車,背著包,一路從泉州騎到深圳?!?018年,洪金雕從福建泉州騎著自行車一路向南騎到了深圳,沿途他不斷在各地福利院進行公益演出,慢慢地也悟出了一些創新的想法:師古而不泥古,才能不落伍。

      在深圳,他結識了荔枝青年劇團的負責人劉子源,好的合作者可遇不可求,兩人一拍即合。2019年,洪金雕正式辭去了在泉州體制內的工作,選擇留在深圳傳承木偶戲。

      2022年,洪金雕和劉子源成立了深圳木偶藝術劇團,成員均為90后。他們吸納中西方文化之精華,不斷包容與創新,成為中國木偶戲表演中非常年輕的力量。

      洪金雕認為,木偶戲最精妙的地方在于,它可以超越國度、種族和語言的束縛,依靠肢體表演傳遞情感?;谏钲诒旧戆?、創新、國際化的城市調性,他融匯各種木偶表演藝術形式,結合海內外木偶表演藝術特色,實現了“科技+非遺”的創新。同時,還將傳統的提線木偶戲與音樂劇、話劇進行跨界結合。

      深圳試演前,洪金雕接受深圳新聞網記者獨家專訪。(張玲 攝)

      提線木偶細節。(張玲 攝)

      提線木偶中的龍王。(張玲 攝)

      《千里走單騎》演出片段。(張玲 攝)

      “桃園三結義”片段。(張玲 攝)

      都說這個時代有太多東西易朽,很多古老的技藝傳承不好便容易落入曲高和寡的窘境難以為繼。在快節奏的當代社會,木偶戲和其他民間藝術一樣,也面臨發展困境,洪金雕卻說,“我并不覺得迷茫,每樣藝術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只是‘花期’不同。外界很多人評價深圳為‘文化沙漠’,但我倒很想看看我們能不能在沙漠里面種植一片屬于非遺木偶戲的綠洲?!?/p>

      個人的力量看似微弱,有時候卻又是強大的,好像木偶戲臺上的演員,動一動手指,一人可敵千軍?!八覛v經數千載留下的木偶戲還在我手里,相信下一個兩千年,它依舊會在?!焙榻鸬裨谛睦锎_定了人生的下一階段目標:既要傳承更要創新。

      入夜,洪金雕結束了演出,卸下一身行頭,無人知曉他內心沉浸在關羽還是鐘馗的角色當中?!拔以谂_上很自信,可一旦脫離了木偶,其實我會緊張,就好像失去了光環,這場節目算跨界,也是挑戰?!闭且驗橄窈榻鸬襁@樣一代代的傳承人,木偶戲才免于消亡,依舊閃著動人心魄的光芒。

      深圳試演結束后,觀眾上臺拍木偶。(張玲 攝)

      洪金雕在深圳試演場教現場觀眾如何控制這個外國的木偶做動作。(張玲 攝)

      深圳新聞網記者魏坤倫從舞臺的提線木偶前走過。(張玲 攝)

      返回列表
      国产成人精品曰本79-亚洲中文字幕久久精品无码一区-6080yy 久久 亚洲 日本-大香大香伊人在钱线久久
      <span id="vh1kk"></span>
      1. <track id="vh1kk"></track>
      2. <tbody id="vh1kk"><span id="vh1kk"></span></tbody>
        <track id="vh1kk"></track>